在單槓上翻轉 許哲豪的花式街頭健身

人物 2022-07-24

【記者張保羅、馮萱榕/台北市報導】
在健身風潮中,有一群叛逆的人們,他們不被健身房內的健身器材所吸引,反倒偏好將公園的單槓還有涼亭的圍欄當成訓練器材。他們會手握單槓,用手臂的力量支撐全身的重量;將雙腳騰空,用腰部的力量在單槓上翻轉,身手敏捷地做出各種挑戰人體極限的動作,這種新型態的運動方式被稱為「街頭健身」。


街頭健身

 

街頭健身是一項新型態的運動方式,起源自烏克蘭、俄羅斯等地。廣義的街頭健身泛指使用日常生活中隨手可及的物品當作訓練器材,像是公園裡的單槓、圍牆、電線杆等,做出如伏地挺身、引體向上及深蹲等徒手訓練。狹義的街頭健身則相似於徒手訓練,但會針對專項做出各式各樣高難度的動作,其中分為靜態力量及花式動態兩大類型,前者專攻靜態支撐或以肌群力量展現動作,後者考驗身體的柔軟度、協調性,以及膽量。這些動作經過不斷的演化,已不再以強身健體為目的,反而多了些表演性質。而這類型的動作需要有驚人的爆發力與肌耐力才能成功,較為知名的招式是有「街頭健身五大神技」之譽的人體國旗、暴力上槓、前水平、後水平以及俄式挺身。

街頭健身被廣為流傳的起因可以推算到二〇〇八年,有一個名叫漢尼拔(Hannibal Lanham)的美國黑人拍下自己在公園做柔軟體操的影片並上傳網路,造成轟動。影片中,漢尼拔突破各種人體限制,做出引體向上的高難度動作,也就是俗稱的吊單槓。對一般人而言,要將自己的肩膀拉到單槓上已經很不容易了。但漢尼拔厲害的是他使出過人的臂力,不費力地就將自己的腰部拉到單槓上方。從那天起,街頭健身這項新興運動在大眾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許多人也開始仿效漢尼拔訓練的方式,進而吸引越來越多人加入街頭健身的行列。

至於街頭健身在台灣開始受到關注的契機可以追溯到二〇一五年,有個叫蔡禈懋的高手登上綜藝節目《大學生了沒》,使出拿手招式「單槓太空人」,先是用單槓撐起身體,雙腳懸空,並靠著手臂和腰部的力量支撐,開始凌空舞動,一系列高難度動作,驚豔全場。蔡禈懋從此一戰成名,也讓街頭健身在台灣打開知名度,吸引到不少年輕人投入這項運動。台北市街頭健身團隊大安潛能訓練班的團長許哲豪,當時也是受他的表演啟發,才開始挑戰街頭健身的訓練。


自動自發的玩家們:大安潛能開發班

 

位於台北市鬧區的大安森林公園裡,有一群熱愛街頭健身的人們,在每週三的晚上八點至十一點半一起訓練,他們就是大安潛能開發班。今年二十八歲的團長許哲豪,是電影道具製作者,接觸街頭健身超過五年的時間,同時也是二〇一九年台灣街頭健身動力盃花式組的冠軍。「這是一個沒有利益交換的地方,純粹就是希望來這裡開心運動,所以我們的團練一直都是免費的,未來我們也會是免費的。」許哲豪歡迎所有想要體驗街頭健身的人一起加入週三晚上的團練,感受力量的極限。

許哲豪表示,剛開始練街頭健身時都是自己一個人在公園訓練,後來才打聽到大安森林公園有一批正在進行徒手訓練的高手,於是他興奮地報名加入,也結交到一群志同道合的夥伴。只可惜原先的團長因個人因素,沒有堅持定期團練後,團隊就慢慢解散了。許哲豪跟幾個熱愛街頭健身的朋友們不甘心就這樣停下腳步,出於對訓練的強烈渴望,許哲豪自告奮勇,主動號召大家重新聚集,從最初只有兩、三個人到場的訓練,到現在越來越多人參與,最高記錄是有一次訓練來了三十人左右。


↑大安潛能開發班每週三固定團練。攝影/馮萱榕 


街頭健身與健身房最大差異在於情感的交流與互動

 

許哲豪坦言,雖然自己是被團員推舉出來擔任團長的,但對他而言,團長這個身分在練習時並沒有任何差別,團隊裡的每一位成員都是平等的,每個人都發自內心喜愛街頭健身。沒有地位的高低之分,只有練習時互相學習、成長,培養出的革命情感。許哲豪進一步解釋,正是這一份彼此之間情誼,才能夠吸引更多人加入這項運動,甚至是凝聚整個團隊的重要元素。

「街健和健身房最大的差別在於街健是很緊密的社群,這是次文化的共同點,因為是次文化,所以會有很強的共感。」許哲豪表示,街頭健身社群很小,但是連結性很強,全台都有,各地都會辦比賽。許哲豪參與街頭健身的過程中交到許多朋友,也會主動去跟其他縣市的玩家交流招式。這是他覺得街頭健身跟健身房訓練最不一樣的地方,因為在健身房訓練的人通常會聚焦在自己的訓練過程中,無暇顧及旁邊的陌生人。但是街頭健身正好相反,會更注重在運動過程中彼此之間的互動。許哲豪表示,儘管街頭健身辛苦又累人,像是訓練過程中會有雙槓屈臂支撐的基本功組、視程度進行負重的引體向上或各式各樣的高難度動作以及收尾的伏地挺身,但因著對於街頭健身的滿腔熱血與團員之間的好感情,成為他繼續努力辦團練的情感支柱。


↑許哲豪認為緊密的社群是次文化的共同點。 攝影/馮萱榕


力量所帶來的成就感

 

許哲豪坦言,街頭健身教會他如何克服困難。許哲豪舉例自己是如何在訓練Swing 360這項動作的過程中,培養持之以恆的毅力與挑戰自我的成就感。Swing 360是街頭健身一項相當高難度的動作,必須先用手臂將自己吊上單槓,撐起全身的重量後,前後搖擺,在搖擺的過程中靈活地翻身,翻身後要抓準時機再次握住單槓,如果一個不小心沒算準時機,或著是沒抓穩單槓的話可就前功盡棄了。其他動作也是同樣的邏輯,「街頭健身招式要嘛做得出來,要嘛做不出來。做錯,必須要練到你做得出來為止。」許哲豪認為,街頭健身帶給他最大的的改變,就是讓他有信心去征服一些別人覺得很不合理的事情,只要一步一步來,不合理的事情都是有機會可以達到的。

對此,接觸街頭健身長達五年,同時也是大安潛能開發班成員的陳冠嘉表示,起初的他很沒有自信心,剛來到大安潛能開發班時也無法立即加入最有趣的單槓訓練。陳冠嘉看著其他成員們身手矯健地在單槓上下穿梭自如,使他對於鍛鍊成功的決心變得更為強烈。在不懈的努力與定期的練習之下,陳冠嘉終於能逐步挑戰各種高超的單槓動作,他坦言,在這段進步的過程裡,他不只增強自己的生理狀態,同時也讓自己內心變得更強大,從以前缺乏自信、容易畏縮的個性,隨著身體力量的進步,找到相信自己的力量。


↑陳冠嘉在街頭健身中建立信心與勇氣。攝影/馮萱榕

許哲豪表示,偶爾會出現一些想來體驗街頭健身的人,想要加入大安潛能開發班的訓練,但這樣的人通常對於街頭健身沒有足夠的熱情,很容易在幾次訓練後,因為太過疲勞,又無法在短時間內達到目標,就打退堂鼓了。要像陳冠嘉這樣打從心底熱衷於街頭健身,會為了融入夥伴們而願意一步一腳印地從基本功開始鍛鍊的人實在不多,甚至可以說是相當難得。


街頭健身的花式街健的高門檻以及環境限制困境與挑戰

 

經由多年的訓練與觀察,許哲豪歸納出台灣街頭健身無法壯大的兩個主要原因。首先,最大的問題在於街頭健身動作的門檻太高,特別講究手臂跟腰部的力量,導致沒有這麼多人可以將這項運動發揮到極致。許哲豪以街頭健身入門動作「暴力上槓」解釋,這是結合了引體向上以及撐體的動作,「它是一個指標,當你能夠做到這個動作的時候,代表你已經正式進入街頭健身的世界」,然而,光是將自己拉上單槓,就已經難倒了許多人。

再者,街頭健身因為基層民眾不夠廣泛的關係,沒有資金願意注入到這個產業,因此以狹義的街頭健身來說,在訓練高難度的動作,如人體國旗跟暴力上槓等方面,很難建設友善、合適且安全的訓練場地,這也意味著更少人會接觸到這項運動。許哲豪強調,這幾個問題都是環環相扣的,雖然自己對於街頭健身的發展並沒有什麼特別明確的願景跟目標,但出自於對街頭健身的熱愛,還是期望能有一個合適的場地讓更多人能來參與街頭健身,畢竟在沒有安全訓練場地和教練指導的情況下,剛入門的新手會因為缺乏如何預防受傷的專業知識,經常不小心就造成運動傷害,導致不少想要嘗試街頭健身的初學者很容易再剛開始練習時,因為不斷碰壁而怯步。


↑門檻高是花式街頭健身所面臨的困境之一。攝影/馮萱榕


我們有的只有榮耀

 

許哲豪表示,街頭健身的比賽不只有個人的名額、名次,在報名的時候,也要報上自己的團隊,因為有團隊積分。若是名次越前面,就能幫團隊拿越多分數,「其實我覺得滿好玩的,玩到一個程度,那是能讓人上癮的。」

許哲豪也解釋,街頭健身獨特的魅力在於比賽時的氛圍,雖然每個團隊之間或多或少會有競爭心態,但沒發生過惡性競爭或耍陰招的情形,「街頭健身比賽是沒有獎金制度的,我們有的只有榮耀」,許哲豪笑著說道,當自己的對手在達成高難度動作招式的那一剎那,心中是充滿敬佩的。有時候,兩方選手在過招時,對方甚至還會幫助自己的對手壓單槓或是把單槓用穩。在競爭的過程中,每個人都是真心地為對手加油,沒有輸贏的計較心態,取而代之的是共享成功的喜悅,這是在其他項目的運動賽事中看不到的。許哲豪強調大家都希望自己能正大光明的贏過別人,證明自己獲得勝利不是靠什麼小手段,勝利者的心態純粹就是「幹,我就是比你強嘛。」


健身也可以很純粹

 

許哲豪強調,自己對於街頭健身還有大安潛能開發班這個團隊的未來發展,並沒有什麼特殊的願景或計畫,只是很單純地希望每週三的夜晚,提供疲勞一天的人們,不管是學生還是上班族,有一個環境可以一起運動、釋放壓力,享受揮灑汗水的舒暢與快感。讓街頭健身成為城市文化中不可或缺的風景之一。


採訪側記

街頭健身傳入台灣大約是在二〇一〇年,發展時間太短,是一項還尚未普遍被大眾學習、接觸過的運動類型,正是因為新鮮,我們在採訪前感到相當興奮,希望能幫助這樣一項運動被更多人看見,並成功被這項運動的特色與魅力所吸引。

查看原始文章>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

(CC BY-NC-SA 3.0 TW)
❤️~ 讓愛遠播    點亮他人 ~❤️



【惜食自介懶人包:惜食行善網是什麼? 可以做什麼?】

''你今天做善事了嗎?''
行善讓您改變一個弱勢者的人生,
也讓您能得到心中的富足與圓滿。

【惜食行善網】讓您可以隨時隨地的做善事